歡迎進入臺州瑞祺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官網!

市場經濟的信用管理與質量認證

作者:瑞祺咨詢    來源:未知    發布日期:2019-10-11

“信用”是人們在經濟、社會交往中形成的信任。“信任”是相信而敢于托付的意思。信任與信用的關系除了在信用定義中的表示外,在心理學、社會學等不同領域還有不同的表述。信任是在社會活動過程中,不同社會主體通過信用這一特質而形成的敢于相互托付的社會關系。本文將對市場經濟的信用管理與質量認證的關系進行分析。

 
 

市場經濟的信用管理與質量認證

 

傳遞信任與經濟發展

認證的本質屬性和作用是“傳遞信任”,認證機構通過組合如抽樣、檢測、檢查、審核、評價、監督等技術活動,證明市場主體的產品或服務符合相關規范或標準要求,采用專業的技術設備和手段,為社會主體的經濟活動提供獨立的信用保證,增強或提升信用的可信度(感知度),幫助社會主體間建立相互信任的經濟關系。
信任與經濟發展的關系
經濟學家認為,在市場經濟活動過程中,物物交換和貨幣交換對信用的需求是最迫切的,市場主體在相互信任的關系下,通過信用交易的形式,可以使交易不在即時交付和免于擔保抵押的情形下順利進行,這種信用交易是市場經濟下交易成本最低且交易效率最高的市場交易方式,也是市場交易的最高級形態。在《資本論》中,馬克思闡述了市場經濟是信用經濟,而信用經濟是現代市場經濟主要特征的觀點,并指出“競爭和信用是資本集中的兩個最強有力的杠桿。
在社會信任關系的建設過程中,認證活動作為建立和強化信用度的重要工具和手段有著巨大的發展空間。通過認證等合格評定手段,可以有效幫助國家信用體系發揮作用,形成并強化相互信任的社會關系。在人的感知體系中,信任感產生安全感,而安全感則是幸福感和獲得感的基礎。相互信任的社會關系,一是在經濟層面有效降低市場的交易成本,實現經濟高質量和高效率增長;二是在國家治理層面提升政府對市場的治理水平并減少政府治理成本;三是在社會發展層面降低生產和生活成本,提高社會主體尤其是人民群眾的安全感和幸福感。同時,相互信任的社會關系也是構建和諧社會的重要內容之一。
信任與依法治國及深化改革
全面推進依法治國,是著眼于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實現黨和國家長治久安的長遠考慮。而信用管理則是依法治國的必經之路,也是深化改革的致勝法寶。在依法治國上,信任是法治公平的保障。而在深化改革過程中,減少行政審批,減少行政干預,充分激發市場主體的活力,信任則是“放管服”改革中“放”的關鍵。目前,我國各級政府在改革過程中施行的如“自我聲明”“告知承諾”“年度報告”等形式的改革舉措,其實質都是在采用信用管理的方式,培養社會主體形成“信則立、不信則廢”的文化氛圍,逐步向市場經濟最高形態的信用經濟過渡,向市場經濟的高質量時代發展。
傳遞信任的信用中介服務
在經濟發達國家信用體系發展過程中,信用中介機構發揮了重要作用,同時也獲取了大量的社會財富。美國可以說是世界信用交易最發達的國家,依靠市場法則和經濟規律采用市場化的信用中介管理模式,造就了包括個人資信、企業征信、資信評價等領域的一大批社會信用服務機構。在經濟發展中,信任交易的發展增強了美國市場主體的信用意識,這種信用意識支配著美國人的社會行為。例如,在生產制造領域,美國UL認證的認證目錄數據庫、塑料數據庫、RSCS(RoHS)數據庫、卷標(標志)供貨商數據庫為全球企業提供數十萬種產品、零件、材料的企業信息供生產制造企業選用。在消費市場,美國本土消費者在選購產品時會關注產品上的標識標注信息,并優先選擇帶有認證標志的產品。根據UL發布的信息,全球每年約有220億個UL標志出現在各類獲得UL認證的產品上,通過消費者對UL標志的信任,滿足全球超過10億消費者的采購需求,從而實現了市場在經濟活動中的正向選擇、逆向淘汰和市場對資源的配置作用。在我國,隨著市場經濟的發展,市場信用的服務將產生巨大的需求空間。
 

質量認證的未來展望

 

隨著我國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逐步成熟和完善,社會主體的信用意識提升僅僅是一個時間問題,而認證行業的未來發展可能與社會信用體系的建設相契合。
一是降本增效的經濟杠桿。在市場交易過程中,產品的復雜程度、服務的周期長度、產品及服務的自身風險以及市場主體的誠信風險都會增加交易成本。通過認證及合格評定活動所取得的有證明力度的信任,則可以有效降低經濟交易過程中的交易成本。另一方面,信任的經濟杠桿作用會逐步顯現。社會主體的認證成本從制度性交易成本中脫離,并轉換為增強社會信用的生產經營性成本,通過取得的市場信任獲取額外的經營資本和經營利潤,實現信用在市場經濟中的杠桿作用。
二是機構品牌競爭的白熱化。品牌就是“信任”。認證的本質是傳遞信任,信任的建立需要靠每一個認證人員專業的技術、盡職的工作和盡責的服務。隨著認證行業的改革,認證機構間的競爭白熱化不可避免,而能否存活的關鍵就在認證機構的品牌。一個認證機構可以大而全,也可以小而專,但專業、責任與擔當將是未來認證機構的核心競爭力。面對認證行業的逐步放開,認證機構需把握好市場經濟必經的信用體系建設階段,主動適應并開拓市場,樹立起中國認證行業的民族品牌。
三是,人工智能的引入。大數據、云計算、物互聯、人工智能等新技術在發展,認證活動過程中的抽樣、檢測、檢查、審核、評價、監督等每一項都有著技術創新的空間,作為高技術服務業的認證行業,用技術引領服務的提升才是認證行業發展的出路。在認證活動的全過程引入“物聯網+人工智能”,使認證過程與信息技術深度融合,才能讓信任的傳遞速度與數字時代相匹配,才能更好發揮認證人員的價值,用認證人員的專業、盡職和服務,帶動認證有效性的提升,以有效性的提升樹立認證品牌,最終讓品牌的價值在信用經濟和數字經濟的雙重作用下服務市場的發展,實現質量認證“傳遞信任、服務發展”的作用。
傳 真:0576-89233868 | 咨詢熱線:0576-89217701 / 188-5769-6611 | E-MAIL:[email protected]

分享給朋友


掃描二維碼 關注瑞祺微信